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270|回复: 0

中国留学生加拿大遭绑架杀害嫌犯称父亲为山西官员(4) ...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2-10 22:0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急转直下
  北温哥华和北京有16个小时的时差,两方靠着电话线在白天黑夜里周旋。
  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听到了所有的通话录音,接下来的交涉不像第一次的神秘而短促,但能感受到电话那端的狠辣。
  “不要报警。”
  “我只要钱,不要跟我玩什么把戏。”
  “按我说的做,你家孩子会毫发无伤地走出这个门,如果不按我说的做,你家孩子就完蛋了。听到了吗?”
  在这个过程中,孙家人先后将两笔钱转到绑架者指定的中国银行账户里,一共170万人民币(约34万加元)。这是警方提供的策略,让他们不要急着把钱都打过去,尽量拖延时间,为警方锁定他们提供条件。
  孙家人只能选择相信警察,他们跟对方说筹钱需要时间,要分几笔钱打,男子急了,“半小时之内如果不给我打二百五(十万),我就割他一个手指头。”
  这几乎是孙家人做不到的事,但与可能发生的惨状不同的是:半小时过了,孙家人没收到绑架者宣称的“儿子断指的照片”。
  相反,说着中国话的绑架者,气势有了急转直下的变化。
  “……你觉得有问题吗?”
  “你给我个时间。”
  “能做到吗?”
  赎金的数字,从七百万变成了一百万也要。
  孙家人开始怀疑,孙苍要求对方,汇款之前要先和儿子再次通话,听听他的声音。
  几经交涉,对方终于同意。电话里马上出现了一位年轻男子的声音:“爸爸救救我,你把钱打给他吧。”仍然只是一句话,手机随即被抢走。
  孙苍对儿子的声音熟悉极了,他确定那不是孙鹏。“你让他说出他姐姐的生日。”
  “这是你们的暗号,我才不会上当。”电话那端传来愤怒的声音。
  “那你让他说出我的生日也成。”孙苍步步紧逼。
  这个时候,绑架者不再是命令与压迫式的恐吓,孙苍也不再是唯唯诺诺的恐惧,索要赎金的通话演变成一场理论。
  绑架者甚至说出了“道德”,“我有我的道德原则,你有你的道德原则,我只要钱,我不是要人命……”
  最后,对方给了孙苍一个新的银行账户,又撂下一句狠话“不打钱就要你儿子的命”,挂断了电话。
  但孙苍并没有记下这个银行账号。如果说之前,因为持续给对方打钱而使他们获得了短暂的安全感,但之后一次次试图听儿子声音的尝试都受挫,一种黑洞般的恐惧开始吞噬他。他有种不好的预感——儿子可能已经被“撕票”了。
  同时还有一线生机:孙家人把与绑架者的通话录音发给了在加拿大的孙鹏女友杨青青,她立即认出了张天一的声音。
  五万人民币
  孙苍猜得没错,那时孙鹏已经去世了,他的尸体就在那辆白色的宾利车里。
  家人们对此并不知情,在孙苍接最后几个电话时,孙鹏的母亲、姐姐、姐夫已经在赶往机场的路上了。
  警方在结案陈词中显示,张天一自称他对孙鹏的死毫不知情。
  张天一通过律师描述了当时的情形:9月27日那天晚上,他短暂离开了囚禁孙鹏的地下室,到28日凌晨再回去时,只见孙鹏躺在地上,被一个绑架者用电击晕过去了,身上用塑料布盖着。他注意到,孙鹏已经一动不动了——死了。
  从离家赴约到死亡,只有短短七个小时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下一页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伦敦中文网

GMT-5, 2018-2-19 12:56 , Processed in 0.122795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模板风格设计:德清设计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